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正扬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040|回复: 29

短篇小说 巴佬轶事(二)狗 头 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7 07:11: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梅祖宁 于 2018-8-29 11:05 编辑

巴佬轶事(二)              狗 头 机


                                          梅祖宁



    蔺巴佬,新知青,名伯庸,寡言少欢不喜学农作,社员多不近矣。初下乡,学犁田则不能成垄,学秧栽则多有毁苗,几不能事田耕。乡民多藐视之。      
    年夏大旱,双抢甚急水。队有水车四架,壮劳力日夜轮车,水仍不能尽塝田所需。队商大队将打米机改置水泵借以救急,大队诺改且只借三日,到期即转他队泵水,不能误。队由是派壮男八人抬机器翻岗越坎,置潭堰即夜抽水。看机者名银二,有大臂力,摇飞轮发车两圈即响,颇自负。机器彻夜抽水未息,至星斗渐隐朝曦微起,彼即于堰岸靠树而坐,沐习习山风不觉沉沉睡去。日上两竿时机声骤停,银二惊起,摇机,不能转动,逆摇,亦不能动,惶然束手。队长急至命银二修。银二言:“只怕要去县城赶修,明天就转身”。队长大怒:“借三天修两天,水从何来?你背去县里? 送你培训连个机子看不好修不好,有卵用”! 银二垂头俯面,不敢再言。队长呼人速置扛索欲抬往公社借板车运县   
    时蔺巴佬在岗上棉花地喷农药,背喷雾器下岗至潭堰续水,闻往观之。蔺先绕机一周,见机泵分置大方双木上,木方宽逾二尺长约丈二余。蔺审视机身又手试摇把,即语队长:“不劳抬县,就地可修”。见队长诧疑,蔺谓:“派我四人即可,请速备钱购件,最迟至晚可复”。队长暗思:八人赴县两日即少两水车劳力,还有修机和其它花费,现疑其不能不如信其能,修不复再即夜赴县亦不至延误还机,遂首肯。队长即指三人加银二交蔺派用,并言:“事不容延,延则误大,有需尽可备”。蔺谓:“不患延误,只患众不服我”。队长即命四人悉听安排不得违。众人将信将疑,银二不予信。     
    蔺即着派:一人速往县城购195型缸套,活塞,塞环,轴瓦,进排气门各一套,限日落前回。又派两人于机边堰堤上筑大土灶,搬猪场煮食大锅和大火钳洗净置灶上,另备干柴若干,火把八束,马灯一盏,三脚木架一副,限下午歇烟时完成。派毕,诸人去。银二问:“我何为”? 蔺问:“你卸风盘何为”? 银二谓:“你管我卸不卸?卸了进气大机器劲就大,晓得不”?蔺正色道:“你自以为是好大胆!非你错何以至此? 你敢卸风盘露进气口,何又敢呼呼大睡?有顽童丢山石入进气口,石被进气门碾碎进燃烧室毁缸烧瓦,你问你自己晓得不”!银二恍然惊悟,再无言。蔺即派:速去公社购机油四十斤,再取大队米坊机备工具快回。银二思其所言俱实,又感其仗义未将卸风盘事报队长,稍服,即去。     
    至日沉浮山,暮色四合,赴县所购件急至。队长早已至堰等候而心惴惴。蔺巴佬视诸事己备,即命举火挂灯,先查点购件,复将其置于大锅内,再倾机油淹之,着一人燃柴入灶烹煮,一如宰猪状。一时堰堤上火光熊熊,青壮劳力妇孺老幼观者如堵。众见蔺生率银二拆解机器如屠夫解猪,置拆件于草席上又如先生晒书,不稍疑迟,颇惊奇。拆至机腹,蔺操长錾一把探入齿箱,命火把近视之,又转飞轮数圈至一点,即举锤敲錾,旋大拆,一刻拆毕。又命银二用大火钳于锅内分步钳出所烹诸件,蔺双手着厚帆布手套新装之。至机腹处,复又转飞轮数圈命火把近视,拨调数手,即大装,二刻装毕。队有猪场文伯提茶一瓮来慰蔺:“知青伢儿喝点茶”。蔺接饮。文伯问:“你还是个匠人?队里己为你小师傅备了酒饭。立秋前晚稻插不插得完就指望你了。机子修得好啵”?蔺哈哈一笑:“谢文伯。您喂的猪不吃食,我修的机器就不响”。众笑。蔺先弃手套,再擦净双手,命银二擦机,注油,加水。复又带银二巡察皮带,水泵,进出水管及泵头毕。蔺神色泰然旋登堰堤,顺机泵一圈排开围观众人,命银二发车。银二趋前轻转飞轮,飞轮圆转柔顺,遂俯身张臂起摇,至二圈,机声突突起响,堰水喷瀑而出。围观众人:“嚯!...”然一呼,声迴群岗。队长大喜过望,即赶众人下田扯秧,吩咐银二好好看机,又招呼几位知青今晚免工,陪蔺到猪场文伯处饭。
    众巴佬拥蔺至猪场围石桌坐,桌有谷酒一壶炖鸡一缽菜蔬数碗,众喜而啖之。有问蔺何有此技?蔺独饮三杯后遂言:“我本山东人,随父来湘长成。家父管束颇严,至毕业待家,恐我参与造反,命我闭门读书不准入任何组织。然我所喜之书皆封资修类或焚或弃,无书读我即不安于绕室,父忧之。遂托挚友唐伯者,为潍坊柴油机厂八级机师,收我提油捅打杂,实委唐伯异地管束。我虽无学徒名,然唐伯倾心授教,命我跟修大柴油机之马力皆八十匹,百匹,百二十匹者,机器气缸皆四缸,六缸,八缸者。值去年冬家父电告我必须返湘下放,遂别师矣”。言及此,蔺慨然笑谓:大队此狗头机,小小单缸八匹,我视如一玩具尔,今虽修复,亦有牛刀之憾。若报我师知,师必谓:不必挂齿”! 众大为钦佩,与蔺交杯换盏畅言甚欢,几不知月挂中天。   
    次日晨,队长派工时宣布:奖蔺修机抗旱功,发五十斤谷记一百工分,并特许可随时进猪场菜园摘菜。是晚,银二捉鸡提蛋欲拜蔺为师。蔺笑言:“少者不可为师,你我友之。蛋我收受,鸡请执回,待孵小鸡后送我几只可尔”。后彼此相交甚密。
    伯庸由是在此地声名鹊起,邻队邻社时有机器故障劳请,蔺无往而不除,乡民仰视之。越数年,被首批推荐进某大学机械工程系就读,为此地巴佬群中捷足先登第一人。
                           

         
   


注:  狗头机:六十年代后期国产的一种小型农用柴油机。多用于打米抽水轧花,还
              可装置在后三点式拖厢前作运输动力,俗称狗头拖拉机,故名。
      塝田:地势高于坪田的水田。
      风盘:空气滤清器的俗称,装置在机身进气管上的圆盘状机件。
      歇烟:方言,上午下午出工时段的工间短休。
      牛刀之憾:割鸡用牛刀。意喻不足以体现其真正技能。      


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7 07:56: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点赞精彩小说。
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7 07:58:29 | 显示全部楼层
蔺独饮三杯后遂言:“我本山东人,随父来湘长成。家父管束颇严,至毕业待家,恐我参与造反,命我闭门读书不准入任何组织。然我所喜之书皆封资修类或焚或弃,无书读我即不安于绕室,父忧之。遂托挚友唐伯者,为潍坊柴油机厂八级机师,收我提油捅打杂,实委唐伯异地管束。我虽无学徒名,然唐伯倾心授教,命我跟修大柴油机之马力皆八十匹,百匹,百二十匹者,机器气缸皆四缸,六缸,八缸者。值去年冬家父电告我必须返湘下放,遂别师矣”。言及此,蔺慨然笑谓:“大队此狗头机,小小单缸八匹,我视如一玩具尔,今虽修复,亦有牛刀之憾。若报我师知,师必谓:不必挂齿”! 众大为钦佩,与蔺交杯换盏畅言甚欢,几不知月挂中天。  
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7 10:10:46 | 显示全部楼层
问石老师好!祝早日康复!!
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7 10:11:5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美文!
当初您应该读机械专业或文学专业!
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7 10:53:14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精彩小说,为您点赞!
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7 11:12:51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了“狗头机”佳作,维妙维肖,绘身绘色;同时勾起了咱当机械修理工的往事记忆。
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7 15:30:16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帖!为您点赞!
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7 15:30:36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帖!为您点赞!
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7 16:53:43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
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正扬社区

GMT+8, 2018-9-22 09:35 , Processed in 1.189733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http://www.cdzyw.cn 常德正扬网社区

© 2017-2018 正扬网社区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