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扬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7783|回复: 60

军旅人生风雪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2-18 09:27: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陈光新 于 2021-2-18 09:39 编辑

军旅人生风雪路

陈光新

      1971年隆冬,我所在的沈阳军区46军138师413团野营拉练进入吉林省敦化、延边一带。部队一边进行军事训练,一边开展学习教育。
       1971年10月,联合国第26届大会恢复了我国在联合国一切合法权利。喜讯传来,举国上下扬眉吐气,欢欣鼓舞。部队官兵更是群情激昂,训练、学习劲头十足。部队拉练战胜严寒疲劳,一路高歌猛进。
       当时,我在413团司令部管理股驭手班,担任团政委高振隆的马夫。我高中毕业参军入伍,据说原本是作为电影放映员选调到团机关。不知道是哪位首长别出心裁,提出高论:小知识分子有摇摆性,要经过一段时间艰苦环境的锻炼摔打。
       于是,结束为期三个多月的新兵训练以后,我被异动安排到驭手班进行“摔打”。

u=2366022372,2342601037&fm=26&gp=0[1].jpg

           对于这样的安排,我从内心到表现都很淡然。既然选择了当兵,我就有接受艰苦磨练的心理准备。
       第一次参加部队野营拉练,并为二号(政委代号)首长服务,我的心里既兴奋又紧张。好在还有警卫员小薄,这位帅气、精干的“老兵”时时处处提醒我、帮助我,让我很快就适应了工作。高政委带领我和小薄同行、同住、同吃,我一开始拘谨的感觉,自然而然也就消除了。
       高振隆政委是抗战时期入伍的老战士,辽宁凌原人。年长我23岁,是一位可亲可敬的长者。警卫员小薄,辽宁盘锦人,初中文化,英俊标致,聪明机灵。
       部队每到一地,小薄负责为我们到食堂打饭,照顾高政委衣食起居和安全警卫。我负责饲养军马,保障高政委出行需要。高政委的住宿,一般安排在条件比较好的房东家。随行的军马,则寄喂在当地偏僻的马厩里面。
       这样一来,宿营地与我的工作地相距较远。我每天都要凌晨两三点起床,为军马喂夜槽。我小心照看着军马,生怕它吃下粗坏的草料。每一轮朝阳,都是在军马和我的相互守护中升起。
       每天行军到中午,休息号一吹,人还没吃饭,我就急着先给这位“无言的战友”补充草料。
       高政委是一位很细心的人,发现我赶不上就餐,就会叮嘱小薄:“给小陈把饭菜留存在房东的热锅台上。”
       尽管外面天寒地冻,滴水成冰。我们三个人的住室,却温馨如家。半个月过去,我和政委、小薄建立起难以割舍感情。
       北国的隆冬,最不缺的就是大雪和寒风。极度严寒之下放眼望去,高山河流被装点得银装素裹。野营拉练途中,我们遭遇了极端天气。记得一天夜里,肆虐的北风打着呼哨,裹挟着鹅毛大雪扑向我们的宿营地。部队野外挺进受限,被迫就地开展学习教育。
       一天,团里突然接到师政治部通知:次日,师党委要在延吉市召开扩大会议,进行专题教育交流,要求各团政委发言。
       团政治处宣传干事因公出差,其他股室的人员是“铁路警察——各管一段”。看到高政委犯愁,小薄非常焦急。他给高政委出主意,说:“要不,就让小陈为您写一篇发言稿?”
       也许高政委觉得我还是一个新兵,摇摇头说:“小陈喂马已经够累的了,写发言稿能行吗?”
      “行!”小薄坚决地说,“他行!我在新兵连听过他发言,一套一套的,您就让他试试吧!”
       此时,我正好从马厩返回住室吃晚饭,高政委便对我说:“小陈啊,这十多天你很辛苦。明天我要骑马去延吉开会,要你们班另外派人乘骑护送,你就不要去了。听小薄说你还能写文章,今晚加个班,为我写一篇发言稿。明天参加师党委扩大会议,我要在会上发言。”
       我听了高政委的话,心急头懵:“天呐!我‘手无寸铁’,这个任务怎么完成啊?”
       我当然懂得当兵要“服从命令”“听从指挥”,就是有再大的困难,也要坚决努力完成任务。高政委发话了,我在没有十足把握的情况下,也要无条件受领。
       匆匆吃过晚饭,我从小薄手中接过笔和纸,走进房东的一间小屋,开始了“挑灯夜战”。
       那一天晚上我的际遇,怎么说好呢?天无绝人之路!车到山前必有路!苦心人天不负……还真是发生了奇迹。正在我苦思冥想之际,突然发现房东糊墙的报纸上,有一篇文章吸引了我的眼球。我凑上前细细地看,灵感的闸门訇然开启。我举一反三,周密构思,用了三个多小时,终于完成一篇四千多字的发言稿。
       我兴奋不已,卷起厚厚的发言稿回到居住的房间。时针已经指向凌晨1点钟,高政委与小薄均已熟睡。我悄悄地将发言稿放在炕梢,踏着积雪返回马厩添加夜草。
       黎明时分,我将军马配好鞍具,牵至住房前面,交给赶来执行护骑任务的副班长夏春峰。我想我得赶紧进屋面见政委,听听他对发言稿的意见。我进到房间,高政委和小薄已经起床,小薄正在为政委打点行装。见我进来,小薄给了我一个鼓励、赞赏的笑脸。
       高政委见我踩着两脚积雪,带着一身寒气,满意地说:“小陈,你辛苦了,任务完成得很好!发言稿我看了,有理有据,有见地,有深度,符合我的意思,很对我的口味!”
   
src=http___photocdn.sohu.com_20120214_Img334655106.jpg&refer=http___photocdn.s.jpg


      高政委去师部开会,既没有带我,也没有带小薄。我们俩知道,这是政委对我们的爱护。他知道我们俩十多天来一直绷着心弦,想让我们俩趁机休息一下。高政委走后,小薄用拳头捅了一下我的肩膀,说:“你太厉害了!政委早晨醒来看到你放在炕梢的发言稿,一把抓过来,边看边夸好,夸了三、四声哪!你快睡一会儿吧,我去警卫排参加学习。”
       小薄走后,屋子里面显得特别安静。我独自偎靠在热乎乎的炕头上,听着墙上挂钟的滴答声,回味着政委和小薄的赞扬,心中荡漾着忙碌过后充实的喜悦,甜甜地睡去。
       部队在宿营地进行了五天的学习教育,天气渐渐转晴。师部命令下来了:拂晓出发,向敦化方向开进。
       尽管天气转晴,艳阳高照,气温却仍然停留在零下10多度。积雪覆盖大地,通行的道路被行人踩踏、车辆碾压而积雪消融。部队在莽莽林海中穿行,大约行进了40多公里,于下午三时许到达宿营地——黄泥湖林场。
       高政委因为列席军党委扩大会议,部队出发前一天乘火车前往军部所在地吉林市。小薄跟随高政委去了吉林,我和“无言的战友”回归驭手班,在司令部机关序列中开进。
       我们这支“队伍”有其特殊属性——服务首长。而服务首长,我们的日常生活和工作是没有规律的。政工首长的行动是政治保障,深入连队,机动多变。政委离队赴会,我没有了保障任务,自然是轻松多了。
       到达宿营地以后,军马集中饲养。我只须按照部队统一规定的作息时间,按部就班便好。每到一地,战士们主动为房东担水、劈柴、扫院落。我和战友们抢着干,热火朝天兴高采烈的。
       大雪初晴,心情愉快,无限风光,尽收眼底。东北林区烧柴充裕,家家点火,户户冒烟。房东将火炕烧得热热乎乎的,迎接“大军”的到来。
      周边路道残雪不消,堆积如山。机关干部忙于写宿营报告,收集各营、连情况,无暇顾及。管理排长带领机关战士,手持扫帚、铁锹、推车等工具,集中清理周边积雪。
       炊事班,驭手班,警卫班,除值班人员之外,20多人全部投入清扫积雪之中。莫约两个多小时,积雪清除殆尽,周边场景焕然一新。白雪山与黑土地呈现出来本色反差,鲜明而又显眼。林区群众赞不绝口:解放军走到哪里,还是老八路的作风一一缸满,院净,柴堆山。
       晚饭后,部队集合收听新闻联播。团司令部突然接到师指命令:明天拂晓出发,昼夜奔袭120公里,翻越长白山脉的老爷岭,于后天凌晨抵达靖宇县赤松地域。
       参谋长传达师部命令以后,参谋人员忙于准备公文、地图。管理股长李芝仪、政治协理员慕根荣,召集机关战士进行动员,部署安排奔袭途中的后勤保障。
       在我军骡马化年代,步兵行动靠两条腿,部队运输靠肩扛马驮。任务细化到人,大家各自准备,抓紧时间上炕就寝。
       次日凌晨4点吃罢早餐,团部人、马按时到达集结地域。各分队集结完毕,行进号声响起,队伍浩浩荡荡踏上长途奔袭的征程。
       经过一天行军,部队到达老爷岭山脚一个屯子。夜幕降临,我们借助群众的锅灶,拿着炊事班分发的面粉,各自烙饼充飢。
       晚上六点整,翻越老爷岭行动正式开始。东北深冬的林区,冰天雪地,寒风扑面刺骨。海拔1800多米的老爷岭山巅,气温低达零下30多度。

u=1863030690,491558868&fm=26&gp=0[1].jpg       

      上半夜,官兵们体力充沛,情绪高昂,你追我赶,奋勇争先。子夜时分通过老爷岭顶峰,饥寒交加之下有的战士出现虚脱,浑身冒冷汗。团长刘福山见状,通过步谈机对各营发出指令:部队不得停顿休息,要求强帮弱,老带新,互相支撑,不允许一人掉队、倒下。个别体能不支者,可轻装徒步跟进,武器由分队自行调剂携带,背包由运输马车载运。同时要求各连队文艺骨干组织好战地宣传鼓动工作,提振士气。
       片刻,沉寂的山巅响起此起彼伏的歌声。部队经过三个多小时急行军,东方破晓时分下山抵达赤松地域。这次大奔袭行动,最终还是有10多人被师部协助的卫生车“收容”,随车到达宿营地。
       炊事班抓紧时间,烧煮了苞米茬子粥供应早餐。大家精疲力竭,边喝边犯睏,末了倒炕入睡。只听见一间间“扎兵”的炕房内鼾声如雷,隔着院落都能够听得清清楚楚。官兵们已经不是在补觉了,他们是在恢复体能。明天,还有更繁重的支农任务等待他们去完成!
       部队到达靖宇县赤松地域以后,应地方政府要求,全团参与了兴修水利的军民大会战。二十多个连队约2500人,接受了兴建5公里渠道的工程任务。
       开工那天,微雪。细碎的雪花在空中狂飞乱舞,犹如九天仙女抖落的琼蕊玉屑。沾衣不见,入目迷离。渐渐地,马路上积起了一层晶莹剔透的薄雪。拥卧着山川原野的积雪迎来再一次覆盖,愈发美得冰雕玉砌、大气磅礴。
       上午七点整,“参战”队伍按时到达施工地段。为了便于指挥,司令部、政治处机关工段居中,约200米。
       这是一条承接上游水库的灌渠,按照设计要求:渠宽开口5米,底宽4.2米,渠深2米。挖掘动土筑填渠坝,按说工程量不算大。但是,东北隆冬季节,大地千里冰封。要开挖水渠,谈何容易?
       施工难点之一,在于首先要掘破一米多厚的冻土层。冻土层很硬,一铁镐抡下去只能砸出一个白点儿。要想挖掘开冻土层,必须铁镐、铁钎、铁撬棍等多种工具一齐上阵,分工合作,得益于地方派遣工程人员前来提供技术支持。司政机关80多名干部、30多名战士,挥镐破凿冻土层高强度作业,自然落到了年轻战士们身上。
       黑龙江省籍新战士小冯与我组合成为一个“战斗小组”,看准铁镐掘凿点,铁钎插缝,铁锤敲击,铁撬扳扛,开破冻土作业方法得当,事半功倍,受到地方工程技术人员肯定。
       午饭后,作训股长李海军邀请地方工程师,带上我和小冯,参与了全线工程督察行动。两名新兵第一次“脱产”跟随首长巡查督阵,虽然有些害臊,内心还是蛮有成就感。我俩在巡视中,偶尔也示范几番。通过这些举措,较好地引领、推动了工程进展。当天,全线冻层均被揭开。
       第二天,风雪过,艳阳升。部队早餐后按时上工,我与小冯依然参与机关段的施工。施工现场热闹非凡,“大干快上”“人定胜天”“水利是农业的命脉”“一不怕苦  二不怕死”的标语,随处可见。高音喇叭不停地播放豪言壮语和革命歌曲,不时诵读表扬好人好事的稿件。团首长率领机关参谋、干事及地方工程师穿梭不停,奔波于工地沿途,监督工程进展,好一派热火朝天的兴修水利场景!
       下午三时许,广播里陆续传出各分队竣工的消息。五时许,渠道全线贯通。虽然不能放水试流,但一条按照设计要求峻工的水渠,验收合格交付地方。东北抗联总司令杨靖宇将军血染疆场的吉东大地,又多了一条滋养百姓生息的勃勃动脉。
       广播里频频播出当地政府的感谢信,靖宇县县、社两级党政领导前来致谢欢送。我们在靖宇县领导和群众的注视下,有序撤离施工现场。
       根据团首长指示,当天晚上各分队各自会餐祝捷,次日放假一天。
       司政机关驻扎在公社所在地,条件相对要好一些。炊事班借助供销社食堂,张罗了10多桌丰盛的晚餐,管理员破例备酒。开席以后,大家饮酒、敬酒,官兵互谢20多天密切配合,预祝一路安顺。
       这是我与司政机关首长,第一次近距离相处。虽然不胜酒力,也频频举杯互倾良祝。酒足饭饱各自离席之际,慕根荣协理员轻声对我说:“小陈,你留下,参谋长找你谈话。你的工作可能有变动!”
       我愣住了:参谋长是团五号首长,找我一个新兵谈工作变动?
       我正在发懵,参谋长黄佩顺向我走来,额首示意我跟他走。慕协理员陪着我,跟着黄参谋长走进一间小屋。
       刚刚坐下,黄参谋长就说:“后天部队就要班师回营,集结在永吉县。现在没有营房,暂时借住民房。部队要在那里选址建营房,团党委决定筹建营建办公室,归属作训股代管,调你去那里工作。虽然仍然是战士身份,但是岗位很重要。拉练结束以后,你就去营建办报到。”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岗位变动,我一点儿心理准备也没有。当兵的人,谈心理准备纯属奢侈。我站起身来,表示坚决服从命令。
        回到驻地,全班战友正在宽衣解带准备睡觉。见我推门而入,纷纷向我招手道贺。兄弟们也知道了我调动的消息,大家七嘴八舌地说着一个中心意思:“你这小子是驭手班走出去的,不能忘了咱们啊!”
       寒喧片刻,班长王明义说:“今天累了,大家抓紧时间休息。一切的心里话,留到欢送会上再说吧! ”
       躺在热炕上,劳作了一天的我转辗难眠。两天后就要离别这个团结友爱的战斗集体了,我还真是舍不得。
       我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没有办法不让自己陷入深深的回忆之中:一年来,全班战友11人同吃、同住、同工作,养训首长乘骑的军马。我们互相关心,情同手足,一幕幕往事在脑海里翻滚浮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2-18 09:46:2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一篇《军旅人生风雪路》,把我带进了那难忘的军旅生涯,正当风华正茂的年代,我们在部队保卫祖国,经受锻炼,经受考验,成就人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2-18 09:47:26 | 显示全部楼层
为好题材点赞,为好文章点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2-18 10:09:26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帖,为您点赞,祝您新年快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2-18 10:24:0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夕照明 于 2021-2-18 10:33 编辑

光新先生浓墨重彩地描绘了军旅生活的几个片断,它是人生旅途中难以忘怀的珍贵镜头。能穿几年军装,人生无悔!为老战友点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2-18 10:39:34 | 显示全部楼层
是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您是好样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2-18 10:40:45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生经历的事情越多,阅历越丰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2-18 10:45:5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陈老的這篇军旅生活的文章,很亲切,好象就在眼前,七一年那个冬天,我也在部队,我写过了一篇我的小白马的文章,我们这代人,在部队生活十五年,感情特别深,今天又遇见了你这个战友,看到如此好的文章,当然要为你点赞,並祝牛年更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2-18 11:50:0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幸福地回忆,昔日的艰辛、无价的积累、高尚的人格。
Screenshot_2021-02-13-09-32-48-412_?.png
Screenshot_2021-02-13-09-32-33-099_?.png
Screenshot_2021-02-05-17-57-36-205_?.pn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2-18 12:13:0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佳帖!为您点赞!祝您新年快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正扬社区

GMT+8, 2021-2-27 05:22 , Processed in 0.108467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http://www.cdzyw.cn 常德正扬网社区

© 2017-2018 正扬网社区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