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扬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62|回复: 4

模特之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水波在休闲城与她第一次邂逅,就有一种预感:她注定要长久地留在自己的心底!
培训通知上说是疾控骨干培训,学员四十名,五号开课。
水波四号下午六点赶到市卫生专科学校培训部报到,才知道自己居然是第一个报道的!五号陆续来了七八个。都是各县疾控中心的年轻人,水波一个熟人也没有。当天也并没有上课。
下午四点,一个梳长辫的姑娘来到他们休息的教室,用一支红色的粉笔在黑板上写下两行字:因防汛抗洪,培训班七号上午正式开课,近两天学员自由安排。
水波一个人走在大街上。他想:这个夜晚自己是呆在卫校的学员寝室,还是到康复医院王辉那儿去呢?他就打王辉的手机。
王辉在电话那边说,水波,你在哪里啰?
水波说,我在市里柳叶大道上,现在快到你的家门口哒!
王辉那头就哎哟一声惊叫,我现在正在深圳,在进药呐!我十号才能回来……
水波就噢噢几声关上手机。除了回卫校宿舍,水波在市里没有别的落脚处。抬头望见“云梦休闲城”的招牌,水波忽地心血来潮,犹豫了片刻,然后一昂头走了进去。
沙发上有三位小姐,还有一个中年男人。
“请问这位老板,洗脚还是按摩?”中年男人热情地打招呼。
水波说:“价钱是怎样的?”
“洗脚五十元,按摩六十。”
中年男人又对身边的那位圆脸小姐说:
“给这位先生倒茶。”
水波斜坐在沙发上,一边品茶一边欣赏这一男三女。门口的那位小姐披着一头乌黑的秀发,脸庞白皙,左腮一个深深的小酒窝。坐在对面的那位小姐正用手机同外人小声说着什么。脸面看不太清,但身段却很柔美。
男人又说:“老板,你都看到了,我们这里的小姐都很年轻,还一个比一个漂亮。更多的是晚上来,一共十多个。洗脚、按摩,手法都是一流的。当然,客人需要其他服务的,也包您满意。”
男人指着门口那位披散发的小姐说:“只是这位,她是我的表妹,她只管洗脚按摩,不做其他服务的。”
男人又指指圆脸小姐说,“这位小姐今天遇上特殊情况。”
最后,男人指向那位正打手机的小姐,说:“我给你推荐这位小姐。她不仅手法很好,还温柔多情,善解人意。您看呢?”
那小姐正好侧过脸来,望了水波一眼。水波果然望见一副十分清秀娇美的脸蛋。
水波就说:“喝完茶再说吧”
“好,您随便。”
男人又抽出香烟,给水波一支,自己一支,然后把空盒子扔在茶几上。那圆脸小姐说:“给我一直噻”。
男人把自己的烟点燃,含在嘴里,最后露出一脸痞笑:“我只剩下一根水烟,你吃不吃?”圆脸小姐生气地把头扭过去。
水波指指门口披散发的小姐,说:“我就请这位小姐按摩,可以吧?”
“当然可以。”男人微笑着点点头。
房间很小。微弱的光线让水波的两眼很不舒服。只见小姐麻利地脱下高跟鞋,爬上窄小的按摩床,又伸手打开床头的空调。
“大哥,你也上来躺着吧。”
水波迟疑地脱下皮鞋,上了小床。
待水波躺下,小姐就屈膝跪在床头,从水波的头部入手,认真地、有节奏地按摩。小姐并不说话,不像水波同事平常闲侃的火辣风情的那种。或者,她真是老板的表妹。
水波忽地起身坐好。小姐连忙问:“是我的手法不好吗?大哥?”
“不不,你按得蛮好。我是看你太辛苦。来,别按了,陪大哥坐坐就行。”
小姐嫣然一笑。乖顺地偎依在水波身边。
“知道我为什么偏要叫你按吗?”
小姐微笑着摇头,望着水波的脸。
水波告诉小姐:“你的样子,很像我从前的女朋友。”
“真的吗?”小姐似乎很幸福很感动,任水波把小手握在手心。
水波就耐心地告诉她,你像我原来的女朋友一样,很惹人喜爱。那时,我们一群老乡乘坐一辆豪华卧铺车到深圳去打工。想不到客车在半路上抛了锚,而且是在傍晚,在前不挨村后不挨店的山路上。我们正准备露宿,却遇上了一伙蒙面歹徒的抢劫。其中两个家伙扭住我女友的双手直往山上拖。这时,我们九个男同胞一齐出手,终于赶跑了那群蒙面强盗。
女友呢?小姐眨眨眼,问水波。
我们一起进了深圳一家叫英达的有限公司。公司就在圣廷苑大酒店对面。英达有限公司是一家电器公司。我们都在最苦最累的准备车间做工。过了两星期,女友就被老板调到技术科,当了质检员。我们九个男同胞,为她找到一份轻松的工作而高兴,特意给她准备了一桌酒席庆贺。没想到女友并不领情。
她说,她不愿意当检验员。我们问,为什么?
她说,第一天去报到,正好原来的检验员在整理资料。她狠狠地瞪了新检验员一眼,并说,老板见色忘义!后来技术科的人告诉她,那检验员是名牌大学毕业的,老板调离她是因为她颜值平凡而且不会微笑。
我们嘴上说,没什么,没什么,当老板的都这样。心里却都不好受。后来,我发现女友对我渐渐冷淡了。原来,我的同乡兄弟们都悄悄地喜欢上了她。她不忍心伤每个兄长的心,对九个兄长都是一样的热情关心。过了两个月,老板又把她调到写字楼当打字员,并保管档案。要求她从集体宿舍搬出去,住到档案室。据说,写字楼就两间女宿舍。一间是公关部经理的,一间就是打字员的。
我该怎么办?女友向我讨主意。
我说,你先去吧,有什么麻烦马上告诉大家。
过了几天,女友又对我说,老板单独请她到酒吧喝酒,可不可以去?
我说可以去,只是不能喝酒。
又过了几天,女友告诉我,老板邀请她到上海一家兄弟厂核对资料,来回三天。
我说,你千万不能去!
理由呢?女友问我。
我说,理由很多:第一,老板本人是内行,把两份资料一对照就可以弄明白;第二,如果厂长本人不愿核对,技术科工程师研究生一大堆,随便派个人都可以去。而你自己仅仅是个初中生,业务不熟。
晚上,我又直接找到老板。我说,老板,感谢你对我妹妹的关心和提拔。但你是有妇之夫,三十多岁正是干事业的时候,如果你打我妹妹的主意,我立马打电话告诉你太太!
老板被我的话唬住了。我也听说他正是靠岳父的投资起家的。如果抛妻弃子,他马上就要变成一个穷光蛋!后来,老板一直尊重我女友,两人有什么什么单独的行动,总是事先告诉我。在那个公司,我们干得很顺手。在近两年的时间里,我们兄弟九个好得就像一家人。大家心里都明白,女友只有一个,谁公开和她好上了,对其他人都是一种深深的伤害女友只有十六七岁,进了写字楼仍然同我们共度周末。对每个兄长都有情有义、亲同手足。在一起时还常常撒娇。一副永远都长不大的样子。
后来有一天,上班时我忽然接到老板的电话,说他的车子出事了,他和我的女友都受了伤。
当我赶到医院,女友已经不行了。她软软地躺在我的怀里,细声说:哥——亲亲——我——说完这话她就走了,就跟平时睡着了一样。
我们九个老乡,怀着巨大的悲痛,陆续离开了那家公司,分散在南方的几个城市。每年女友的忌日,我们就聚集在一起,点上十七枝蜡烛,音箱里放着如诉如泣的《天堂里有没有车来车往》。为她祈祷,为她祝福,愿她在天堂里永不孤独。
小姐睁大圆圆的眼睛说,真是太让人感动了!如果是我,我就嫁给你!
真的吗?水波大胆地在她的脸颊上刮了一下。
小姐又追问,她叫什么名字?
她叫小蓝。你呢?你叫什么?
我?我没有名字。你也叫我小蓝吧。反正,你的那个小蓝不在了。
好,以后,我就叫你阿蓝。
也要得。
阿蓝顺势倒在水波的怀里,娇气十足的样子。
水波想,这个临时编的故事简直快让自己都感动了,就像一个很温暖的童话。不过,自己怀中的这个阿蓝确实长得像镇上卫生院的琼。那长发,那深深的小酒窝,那微笑的样子,都像。
王辉的家很整洁,很气派。水波进门的时候,王辉正弹奏施特劳施的《维也纳森林的故事》。
王辉从钢琴前起身,招呼水波坐。
“莲子,给客人倒茶!”话音刚落,从厨房里飘出一位村姑模样的小女子,看了水波一眼,默默地去倒茶。
“老同学能耐可真不小哇!”水波不无羡慕地夸奖,“这豪华的装饰,到位的服务,一概皇室待遇。咹!”
“别取笑我啦,”王辉拍拍水波的肩膀,“本人哪有你们能耐,三十多岁连个老婆也讨不上。要不是提前请了个小保姆,这个家就不该叫家,要叫鸟巢!”
“堂堂副主任医师,是该有个完美的家呗。”
“嗨,别提职称了,一提我就来气!”
“怎么哪?上回不是说这次申报搞定?”
“已经有人告状,说我院超用了一个指标。”王辉右手一甩,“算了,不说了!说说你的事。”
王辉问:“你的油画集编得怎么样了?”
“自己还不太满意,没有力作。”
“力作?什么是力作?那些所谓的大师的东西就算是力作了?”
“这两年,我的东西都未超过那幅参展的《湘西古城》。所以,我还想弄出一两幅像样的东西。”
“别再磨磨蹭蹭。这样吧,你一边整理旧作,一边构思新东西,争取在今年年底把画册弄出来!”
临出门,王辉不失时机地向水波传递了一条重要信息:市酿酒公司办公室主任杜克尧当了市美协主席,这人脚路宽得很呐!
这次拜访老同学,真没白来。水波一个人走在临江大道上,脚底生风,身轻如燕。王辉这小子,当年在省城医学院,那可是个风流人物。篮球场上,他像乔丹那样如鹰地飞翔;音乐厅,他如海顿般庄重痴迷。王辉当年的女朋友,几乎每周换一个,而且一个个赛若天仙、小鸟依人。让水波和同宿舍的男生们艳羡不已。谁料到毕业分配都十多年了,王辉却还是孓然一身。真乃怪事!
这时候已是傍晚。 水波独自步行赶往卫校。大街上涌动着熙熙攘攘的人流,五花八门的促销广告贴满了商场门面。一幅“鹤舞白沙,我心飞翔”的巨幅广告嵌在迎面大楼墙面。下边是一双男性的手,拇指紧紧相抵,形同鹤首,其他几个手指有力伸开,犹如仙鹤的双翅,上边还有两只飞翔着的白这是水波格外欣赏的一幅广告画。
广告很有些年岁了,但中央和各省市广电媒体都在热播之中,足见其旺盛的生命力自己要是有这样一幅影响深远的作品就好了。
水波其实早就想搞一个像样的东西出来,使自己的美术创作上一个新的台阶。他早年曾下决心非弄出个“蒙娜丽莎”不可,他甚至已经把眼光瞄准了琼。
琼也是芷沅镇卫生院的医生。医学院毕业后分配到水波负责的三门诊。琼属于那种文文静静的美丽女孩。她的到来,给三门诊带来了朝气与活力。三门诊那时连水波在内只有四名医生。但在两三年的时间里,水波竟一直没有和琼单独相处的机会。直到去年水波调回镇卫生院搞疾控专干,而琼也去省城医科大学脱产进修。
唯一让水波回味无穷的是那个寒冷的冬天,四个人在诊所搓麻将。中间老刘起身给一名孕妇打针,水波趁机在烤火被下悄悄握住琼温暖的小手,轻轻地抚摩了几秒钟。琼当时没有任何反应,事后也一如既往地对水波不亢不卑,就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这使水波越发内疚。
去年九月,琼不声不响地去了省城。两年以后想必也不会回到芷沅镇了。水波的油画《蒙娜丽莎·琼》最终宣布流产。
琼是三门诊的一道美丽的风景,水波静静地欣赏了三年。水波很知足。
接着水波就想起了那个被自己称为阿蓝的小姐。阿蓝的样子是像琼。可她会像琼一样美丽纯洁吗?水波马上发觉自己的想法太可笑、太滑稽。就像一位美术大师去责问一朵美丽的玫瑰花:你为什么不变成一个会说话的玫瑰精?

timg (33).jpg
64.7K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点赞写得可观的。
64.7K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生命运的把握往往出现意外情况。
64.7K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前天 08:27 | 显示全部楼层
张新泉 发表于 2021-11-25 19:18
人生命运的把握往往出现意外情况。

感谢老师关注1祝您快乐!
64.7K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前天 14: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点赞!
64.7K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正扬论坛

GMT+8, 2021-11-28 10:25 , Processed in 0.07896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http://www.cdzyw.cn 常德正扬论坛

© 2020-2021 正扬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