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正扬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1823|回复: 76

(天风说书)八年六易稿  痴心著《风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27 13:40: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天风 于 2019-8-28 05:08 编辑

天风说书

八年六易稿  痴心著《风云》

——在修梅高桥村凉水井与读者朋友侃《风云林伯渠》

天风

2019.8.26.

        现在,《风云林伯渠》在临澧算是一个热门的话题了。这不仅因为写临澧名人的国家“重大选题”图书如凤毛麟角,十分难得,而且更因为临澧人民对临澧伟人林伯渠同志无比崇敬。今天,全国“书香三八”临澧读书会举办“走进凉水井,共读林伯渠”阅美行活动,作为《风云林伯渠》的作者,我受邀来林伯渠故里凉水井,与伟人故里的乡亲和读者朋友谈《风云林伯渠》,感到非常开心和荣幸。书已出版发行,大家拥有一册不难,自己去读也不难,作者似不必多谈什么。要谈,就谈谈“八年六易稿,痴心著《风云》”吧!
       第一稿《大先驱》(2011-2012年)。此书第一稿实际是一部30集电视连续剧文学剧本,共20余万字。谈到这一稿,就不能不谈到我2010年10月退休后,就立即投入的临澧大型文史丛书《安福临澧》之《景仰俊彦谱》分卷的编撰。《安福临澧》是由临澧县政协编纂的,共分四卷。我当时是政协常委、又是县作协主席,编委会安排我执笔撰写《景仰俊彦谱》中林伯渠、林修梅等重要历史名人专篇。老实说,当时我对“安福林氏兄弟”的了解,还停留在一知半解程度。但既要承担载入临澧永久文史专稿的写作,我就必须深度了解“林氏兄弟”的革命人生。而随着了解的逐步深入,我的心灵渐渐被彻底震撼,周身的血液开始沸腾。以前,我真不了解林伯渠和林修梅兄弟是如此伟大的革命先驱者,尤其是林伯渠,他跨越两个世纪,经历三个形态的革命历程,即民主革命、国民革命、红色革命,都始终站在正确道路一边,始终没有偏过向,这样的老革命家中国能有几人?我满怀激情,为《安福临澧》丛书写下了林伯渠专稿《先驱者之歌》等。《安福临澧》正式出版后,我的心情仍无法平静。临澧有林伯渠这样一位非凡的革命家,却没有一部林伯渠题材的文学艺术力作出现,作为一任作协主席,难道不愧对临澧厚重的文学资源吗?当时,电视荧屏上已经有几部老革命家电视剧上演,其中都很少看到林伯渠的影子,但根据我对林伯渠历史的了解,林伯渠应该是非常有“戏”的一位元老。于是,写一部林伯渠题材电视连续剧的强烈欲望浮出我的脑海。曾有六年军旅经历的我,是个想干就干的人,于是,2011年下半年度,我开始以当时手头的一本正式出版物《林伯渠》(涂绍钧著)为基本素材,创作电视连续剧文学剧本《大先驱》。《大先驱》的创作状态来得很亢奋、很激动,也很急切。仅用半年多时间,就写完了30集;全剧以林伯渠主持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作为剧终。这就是第一稿。
        第二稿《主持开国大典的人》(2013-2014年)。说到第二稿,自然要说到第一稿完稿后的一些故事。《大先驱》稿本快要完成时,我有幸与林伯渠之子林用三同志在临澧第一次见面。我向林用三同志谈了电视连续剧文学剧本《大先驱》的创作立意、进展,并向他征询意见、请求指点。林用三同志对父亲感情很深,对我的创作表示感谢,也就他父亲到底如何写才合适谈了些想法。因为当时稿本尚未完成,林用三同志没有讲更多的具体意见,但他很期待这部文学作品能够出版的愿望是很清楚的。至于我想得到的关于电视剧拍摄资金、策划、承制等方面的信息,林用三同志基本没有涉及。其实,也是林家基本没有财力厚实的金主,与影视圈也可能没有紧密的交集,所以他们对拍成电视连续剧《大先驱》基本没有什么表态。而我本人在影视圈更没有任何能量与路子,动笔时就缺少深思熟虑的电视连续剧《大先驱》,基本就这样搁浅了。但以我的个性,创作绝对不会放弃。怎么办?我考虑电视文学剧本改为长篇纪实小说应该是比较现实的方案。2013年间,我开始动手把《大先驱》往长篇纪实小说上改。电视文学剧本与长篇纪实小说的文学风格本就比较相近,改写基础比较好,但这需要时间,需要调整表达风格,还需要补充资料和文学加工。时不我待,马上着手,不容延捱。经过推敲,我决定改书名为《主持开国大典的人》;主要是考虑在中国,“开国大典”尽人皆知,但开国大典主持人是谁,大都不知;用这书名,应很抢眼。
        就在我紧张投入纪实小说《主持开国大典的人》创作的时候,一个很大的插曲来了。2014年5月,县政协将另一部大型文史丛书《青山史话》的执行主编任务交给了我;《青山史话》规模之大、牵涉之广、要求之高、时限之紧超乎寻常,不允许我有丝毫的马虎和分心。持续约两年多办的坐班制工作,把我的时间表排得满满,周一至周五绝不可能做《青山史话》之外的事。但痴心不改的我决心下定,再忙,《主持开国大典的人》的创作也得继续,双休日自然就成了我白热化拼抢的时间。不用说,那段时间里,我经受了有生最疲累、最艰辛的日子,体质和视力还有肩周,都出现了较大问题,但有军旅经历的我,一直咬着牙坚持,这是同时在攀登两座高峰哩。好在我的身体没有出现大问题,似乎真是林老在冥冥之中护佑着我。在坚持中,我于2014年底以前,完成了《主持开国大典的人》小说书稿。
        第三稿《林伯渠前传》(2015-2016年)。长篇小说《主持开国大典的人》成稿后,正好赶上临澧县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刘金国、县文化局长吴景华、县文联主席张亦工等文化系统领导骨干一道去省作协汇报相关工作,我也是在列人员。于是,我夹带“私货”,把小说稿本带上,并请同去的领导帮助争取省作协对这部作品的支持。正巧,当时省作协“一把手”党组书记是我县新安人龚爱林同志,他认真听取主要汇报后,也听取了我的汇报,并欣然接下了我递交的书稿,表态随后请专家审读书稿,同时争取省作协重点扶持作品立项,可见龚爱林书记对于临澧伟人题材的作品创作是非常重视的。随后,龚书记请湖南省著名文艺评论家龚旭东先生审读书稿,具体指导修改。龚旭东先生审读约一个月拿出《审读意见书》,对《主持开国大典的人》书稿给予了基本肯定,并提出了许多宝贵意见,还建议把书名改为《林伯渠前传》,这主要是鉴于作品只写林伯渠的前大半生。根据龚旭东先生的意见,我对作品做了一次较大修改。那段日子,我在主编《青山史话》的同时争分枪秒、日以继夜,在2015年底前,完成了纪传体长篇小说《林伯渠前传》书稿。2016年3月,这部书稿被省作协立项为重点扶持作品。这意味着作品可以进入出版运作了。
        第四稿《风云林伯渠》(2016年下半年)。我原以为省作协立项的重点扶持作品,出版事宜是由省作协出面协调的。但事实上出版事宜要由作者自己负责。我当时曾想,这部作品以后要争取参评湖南省“五个一工程奖”,那必须是在湖南出版的图书才有资格。在湖南,我心里的首选是湖南文艺出版社。于是,我从网上查了湖南文艺出版社相关信息,按网上信息,我给素不相识的刘清华社长写了封信,介绍了作品,请求出版合作。刘社长处理很及时,不久就有该社副社长龚湘海出面与我联系,达成了合作意向,出版社随即要去了电子稿。接着出版社先后安排两位专家审读书稿,每一审都提交了《审读意见书》。两份意见书都建议出版社列入出版计划;自然也都提出了不少修改意见;对书名,专家也提出,重要人物传记有体例上的特殊要求,一般不容易把握,最好改个更合适的书名。于是,我认真研究了专家的《审读意见书》,其中有“阅读此书稿,也是回溯了一次中国近现代革命风云史”之类的表述,我脑中灵光一闪,决定改书名为《风云林伯渠》。2016年9月2日,《青山史话》举行了首发式,我有了更多精力来修改完善《风云林伯渠》。这一轮修改完成后,湖南文艺出版社开始通过省新闻出版局走向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申报出版的程序。但出版界的情况很复杂,几个月的等待之后,大约2016年11月,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忽然告知我,为避免不必要的法律麻烦,湖南文艺出版社决定放弃《风云林伯渠》的出版。不用说,这种情况让我一下子如同跌入冰窟。
        第五稿《风云际会》(2016-2017年)。但也算天无绝人之路,正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一位我并不认识的龙仕林先生主动与我联系了《风云林伯渠》出版事宜。交谈中,我了解到龙先生不仅知道这部作品的出版现在搁浅了,还知道省文联文艺创作扶助基金会对这部作品已立项资助。我自然也了解了一下龙先生的背景,得知他是湖南人民出版社高等教育出版分社社长兼总编,是一位资深出版人。这样,我们的合作就有了互信。龙先生拿到书稿后不久,就约我去长沙,县文联亦工主席则一直陪我在跑这部作品。我们一起去到长沙与龙先生见面签约,出版委托书确定由线装书局承担出版,而为了降低审批的难度,书名改为《风云际会——从民国农民部长到新中国开国大典主持人》。虽然所选出版社不符合我的“湘版”意愿,但在刚被“放弃出版”的余悸中,我的期望已降低到“能出版就行”。根据龙仕林先生的指点,我又对书稿进行了一次较大的修改和补充,然后印出了三本《风云际会——从民国农民部长到新中国开国大典主持人》样书,交作者方着手销售前期准备。作者还根据惯例,提供了一笔出版费用。随后,线装书局开始走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审批程序,等待国家层面的审批信息,成为我们那段时间的主要关切。
        第六稿《风云林伯渠》(2018-2019年)。2018年8月,线装书局出版社社长和编辑室主任从北京专程南下长沙,约同龙仕林先生一起转赴临澧。临澧宣传部长李颖同志在宣传部小会议室专门接待了他们。出版方此行的使命主要是向作者递交中央有关部门的权威审读意见,并对作者进行具体的修改指导。出人意料的是线装书局这次带来的中央统战部宣传办公室专家的审读意见书证明,专家所审书稿不是线装书局运作的《风云际会——从民国农民部长到新中国开国大典主持人》,而是文艺出版社当初运作的《风云林伯渠》;但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基本形成了针对《风云林伯渠》书稿的出版许可。这说明先前文艺出版社放弃出版的理由并不属实,他们其实已经在走正常报审程序;至于他们节外生枝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因其间人事变故,已无从质证。且事已过去,也无需质证了。令人庆幸的是统战部专家权威专家对书稿出版已基本认可,不过他们提交了长达二十几页的审读意见,就作品内容所涉政治导向,资料来源、史实精准,文本格式,甚至重要标点等问题,都一一做了详尽的把关指点。自然而然,书名还原为了《风云林伯渠》,因为专家审定的是《风云林伯渠》而不是其他书稿,而书名还原正切合作者本意。随后作者按统战部审读意见及出版社领导的指导,全力以赴,查阅资料,进行最后一轮全面修改。大约用了三个月左右时间,作者于2018年11月前后,向出版社提交了最后修定稿,然后就是等国家暨中央主管部门的批文了。
        这就是《风云林伯渠》一书创作出版的一个基本历程。即便到了该书出版审批的“最后一里路”上,我们还是遇到了不少曲折和磨砺,甚至几次出现似将前功尽弃的险象不过,由于我们凭借坚定的初心,通过千方百计的努力,争取方方面面的大力配合支持,最终在中宣部相关领导关注下,批文终于下达,我们的目标最终实现了。现已隆重首发的《风云林伯渠》给一直延续的“临澧现象”增添了新的一笔;因为此前临澧还没有产生过本土作家创作出版的国家“重大选题”图书,而且迄今为止,这是第一部林伯渠题材的长篇纪实文学(小说),的确具有一种奇迹的意义。
        《风云林伯渠》的《序》和《跋》十分有份量。《序》作者是“延安五老”之一谢觉哉同志的夫人、百岁红军王定国,她可是国宝级的人物了;《跋》作者则是湖南资深出版人、湖南人民出版社编审龙仕林先生,他的文功与笔力也是难得的。这一《序》一《跋》,对《风云林伯渠》的社会意义与文学价值分别作了非常全面、精炼、中肯的阐述,可以说是一个完整的导读体系。相信,您阅读《序》和《跋》之后,一定会激起一气读完的兴趣与欲望。而此书生动的文学表述,也会让您津津乐赏、爱不释手,总想往下读。我坚信,您认真读完《风云林伯渠》后,一定会如我当初一样,被林伯渠的人生经历和伟大人格所深深震撼和折服!相信大家会高度认同,林伯渠堪为华夏儿女做人做事的范本与楷模,而《风云林伯渠》一书,则堪为我们进行“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主题教育难得的教科书式读物。

IMG_7102.JPG
IMG_7094.JPG
psb.jpg
psb (1).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27 15:09:2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活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27 15:17:2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活动!点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27 15:55:55 | 显示全部楼层
很仔细的拜读了您的大作,您真的为这本书的问世付出了艰辛的劳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27 15:56:57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点赞您这来之不易的成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27 16:28:30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点赞梦想成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27 16:29:15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点赞高质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27 20:08:4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份耕耘、一份收获,为您获得的成绩点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27 20:19:22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分享精彩,为你点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27 20:19:28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分享精彩,为你点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正扬社区

GMT+8, 2020-1-18 23:29 , Processed in 0.126257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http://www.cdzyw.cn 常德正扬网社区

© 2017-2018 正扬网社区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